꧁🎼苏施梦🎼꧂

云涛:

新世纪音乐无以伦比的魅力,清晰的节奏感受平衡浪漫的曲风,不局限于软调的呢喃,你可以感觉到一种清新,与彻底自由的喜悦!


【音乐推荐/云涛】

云涛:

信仰引领人走向诗和远方

文/马德



有信仰的群体容易理性和沉静,无信仰的群体容易躁动和嘈杂。


更大的问题是,无信仰极易产生无敬畏。


所有的颠覆和破坏,所有的肮脏和苟且,大都始于无敬畏。这样到了最后,未必越来越胆大,但一定越来越没了羞耻心。


敬畏产生的最大力量,是道德自律和人格自省。越是在无人监督的地方,信仰越会展现出自身的迷人魅力。与其他的外在约束不同,信仰最终完成的,是灵魂的自我监督。

 

人自身的力量达不到的地方,信仰可以抵达。也就是说,在人生的深度和广度上,信仰可以引领一个人走向诗和远方。


一个做什么事都容易半途而废的人,在信仰那里,却可以见到彻底的坚守和不渝的坚持,这也是信仰给予人的力量。


伟大的信仰熏陶和影响出的,必然是崇高的人格和伟大的人性。一个信仰伟大与否,取决于它在善良、自由、崇高、良知、正义等维度上追求得有多深有多远。


也就是说,伟大的信仰,一定是教人向善向美的,它建构的,必然是温良友善的天堂。

 

信仰未必都是宗教。


但最终,在自我的内心世界完成的,是宗教的仪式。

云涛:

适当的我行我素,也是呈现给这个世界的态度。在恃强凌弱的社会,有态度的人,往往容易被他人尊崇,至少对方会觉得你不好捉摸。唯唯诺诺或者畏畏缩缩,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只会被他人拿捏甚或欺凌。

管别人那么多干什么,管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问题是,你那么在乎别人,别人也未必在乎你的在乎。强势的人生,必然是自我参与感强悍的人生。一辈子在别人的阴影里,自我人格必然深陷泥坑。

我行我素会有一点高冷,也像是一种示威,是对顺从的世界一点蔑视和不服。我喜欢这样的锋利和桀骜不驯。

【文/马德】

云涛:

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静静坐着思维也是旅行,凡是探索、追寻、触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不论是风土的,或是心灵的,都是一种旅行。

  ——林清玄


【音乐推荐/云涛】

云涛:

人天生就是一种浪漫的动物。对于人来说,一切享受若没有想象力的参与,就不会是真正的享受。人的想象力总是要在单纯的物之上添加一些别的价值,那添加的部分实际上就是精神价值。如果没有追求的激情在事前铺张,怀念的惆怅在事后演绎,直接的拥有必定是十分枯燥的。事实上,怀念和追求构成了我们的精神生活的基本内容。


——周国平

云涛:

Pablo Alboran西班牙新晋天王初试啼声之作,优美迷人声线迷倒众生,难以抗拒温柔西班牙风情。


Pablo Alboran那有点沙哑但是辨识度极高的温柔嗓音使得他初试啼声就引发整个西班牙全民性质的追捧,非常好听和让人无比舒适的嗓音,犹如一缕清风拂过心间。再加上Pablo Alboran随和可爱的性格,迷人腼腆的微笑,瞬间秒杀无数男女粉丝,让 Pablo Alboran瞬间成为伊利亚半岛第一国民甜心。相信最近几年的西班牙乐坛应该就是 Pablo Alboran的天下了。


【音乐推荐/云涛】


云涛:

老天给了每个人一条命,一颗心,把这个命照看好,把这颗心安顿好,人生就是幸福的。换一个说法,人有两个主要的身份,一个是自然之子,一个是万物之灵,尽好老天赋予人的这两个主要职责,当好自然之子,当好万物之灵,人就幸福了。


立足于价值观看幸福,幸福问题就变得简单明了了。你是可以支配自己的幸福的,因为你可以支配自己的价值观。我们时代有一个倾向,就是过分地从外在方面去寻求幸福,把金钱、财富、外在的成功看得太重,为了追求这些东西,把生命和精神的状态弄乱了,结果并不幸福,毛病就出在价值观上。所以,在价值观的问题上,你一定不要随大流,究竟什么能让你真正幸福,你要去问自己的生命,问自己的灵魂。


——周国平

云涛:

  《 Let There Be Peace》让世界充满和平;黛妮,一位才华横溢的女艺人,她的多数作品从词、曲、演唱到钢琴伴奏都一手包办。无论是旋律的编排还是她的钢琴演奏,更主要的是她的演唱, Denean飘渺的歌声清新、通透,简单而质朴的旋律,甜美而踏实的声线,听来分外的亲切和欢喜。


【音乐推荐/云涛】


云涛:

安娜·ç´¢è²äºšç©†ç‰¹æ¼”奏法国作曲家儒勒·é©¬æ–¯å¥ˆçš„歌剧《泰伊思》的第二幕第一场与第二场中间演奏的间奏曲,又被称为《泰伊思沉思曲》,旋律优美,伤感和甜蜜交织,情感真挚。


【音乐推荐/云涛】

云涛:

我们爱的是强者,但强者反而不怎么需要被爱。弱者需要爱,但没有人会真正地去爱弱者,对于弱者,我们只会给予同情。


——张方宇